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塔羅牌遊戲
PY給的網站
看了很久才看懂怎麼算出來
有興趣的人自己瞧瞧吧
已婚的~我看你就不用看了吧.....
http://www.wretch.cc/blog/catiggy&article_id=1664908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給20歲的妳
妳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是什麼
妳每天談著戀愛 抱著電話筒講上一夜
面對著一些10年後妳連他的長相跟姓名都想不起來的人
妳抱著一種自我負責的信仰
以為所有的事情只要自己做的自己就要承擔
其實 有很多事情是可以不用承擔的........只要妳不要做
但是 妳自以為有強健的體魄,也自己為有用不完的青春
殊不知10年後這些自信將給妳一些遺憾
妳堅信著自己未來總為幸福
其實未來必須靠自己創造妳卻沒有努力
10年後妳會發現自己的耐力跟體力都大不如前~更別說記憶力

只是 10年後妳會懷念過去可以這麼恣意
因為 成長的代價是必須養活自己
隨著年紀的長 體重跟皺紋絕對成正比
妳將會對自己的20歲念念不忘
因為 世事不可能再這麼盡如人意
轉彎
車伕即將調動楠梓
宣告著新世紀的來臨

彷彿上天聽到我無力的喘息
也或許他在心裡咒罵著我的冷漠無情
所以 給我們一次轉彎的機會
Christmas Eve
前一天晚上又跟車伕吵了一架(是啊 最近很愛吵)
因為他生氣我沒在他生日的時候送他卡片(只是一個小小的要求)
其實我是連禮物都沒有送...(是有吃了一頓麻辣鍋,看來這樣誠意不足)
於是他從月初生氣到現在(在大家面前都好好的 私底下生氣)

......但是我的感情故事有點歹戲拖棚,所以就不再詳述了......
總之~
和辦公室裡的女生相約了一起過這一天
其中兩個單身、一個男友役中、另一個就是我男友自閉中
薑母鴨聖誕餐連我們的媽媽都覺得俗,只好硬挑pub之類的地方
本來想在金色三麥跟dreams之間挑一間
很巧 dreams沒開 金色三麥只剩下吸煙區的位置
我們只好狼狽的轉向藍色狂想
因為有師太的live show 所以整個大客滿
但是我們太早進場,只好先自high的先來一輪沒味道調酒
玩弄起餐廳附贈的聖誕禮物、評論著很有型的服務生
me.jpg

chi.jpg

in.jpg

fan.jpg

十點多師太終於上場~
現場氣氛頓時high翻(真替前面暖場的歌手感到欷噓)
一首一首的歌就像開演唱會一樣
大家忘情地跟著喝著
IMG_0943.jpg

樂聲震盪著木板裝潢
一陣酒酣耳熱的搖晃著倒數
雪白飛散著整個室內
ban.jpg

倒數過後 只剩下雪花跟彩帶淹沒的樂器及樂手
CIMG6370.jpg

很喜歡今年的聖誕
雖然我看見歲月在我臉上留下的痕跡(泣)
HI.jpg

更多的照片請上
http://picasaweb.google.com/meia1109/961224ChristmasEve

**ps**
我 還是撥了通電話給鍾秀
故意挑了一個很吵雜的地方
那頭 他和同事在一起~我就知道了
我掛上電話 認為自己再也不可能主動打電話給他
也可能再也不接他的電話
病榻
外公的檢查出來
癌細胞確定移轉到腦部
對不起我一直悲觀的看待這個結果
從一開始到現在
聽到所有的負面結果對我來講
竟然沒有太多的震驚

我只是一直在想
這時候我能作些什麼
如果是我 我想要什麼
如果走到最後事情會變成怎樣
我面對的生老病死不太多
也對過去的生老病死不大有感受
只是隨著年紀越大
我害怕自己變得越敏感就越脆弱

我看著有許多擔憂的媽媽
其實我一點也不知道該怎麼作?
聽不懂
我老覺得你沒聽見我的話
是忽略、裝傻還是真的聽不懂
叫你不要每天買咖啡是因為很貴
講了兩百遍你還是一樣會買
然後丟下一句:「我想說你喜歡」
刮刮樂很貴 刮完就沒了,
雖然好玩 但是也只是一種娛樂
我叫你不要再買
你又說「我想說你喜歡」
所有的一切都用這一句體貼的話 當成理由
好像這樣我就不該責怪
大家都把你的貼心看在眼裡
接著把我的無情當成任性
全世界的人都把你當成天使
只有我把你當成石頭

因為你聽不懂我的話
因為你聽不懂我想要追求什麼
因為你像大石頭一樣沈沈的壓住我
我不能丟 卻越來越難呼吸

羨慕
我 羨慕妳歡愉的生活~
一整個的羨慕...
消遣
要不是為了幫兩位天兵同事拿回健保卡跟押金
我想我應該暫時不會去看中醫

醫生:聽說你不敢來扎針?
我:是ㄚ
醫生:你很怕痛?
我:不是怕。是真的很痛吧(OS你應該不知道自己的技術不好吧)
醫生:這禮拜睡眠怎樣?
我:每天都很想睡覺
醫生:這樣不好嗎?
我:連白天也想睡,這樣好嗎?
醫生:......上班的人都這樣吧?
我:......(OS所以我是正常的!?你白天也很想睡嗎?)
醫生:晚上還作夢?
我:夢阿~照樣夢~
醫生:有夢到明牌記得告訴我
我:....(OS我該笑嗎?).........
我指甲上的痕跡會好嗎?
醫生:..等你中樂透的時候
我.........(OS我今天是來找樂子的嗎?)............
醫生:基本上,沒有其他的問題了
我...(那你有看出我的問題在哪裡ㄇ?這樣是叫我不要再來了?)
醫生:要推拿嗎?
我:今天不了
醫生:生理期正常嗎?
我:對我來說 不準時是正常的
醫生:那燻肚臍好了
我:改天好了~
醫生:你趕時間?
我:..是ㄚ... (到底在問什麼~)
醫生:聽說你是輔大的?
我:你知道的還真多(我懷疑你的病例表裡都寫了什麼)


我今天 是去被消遣的....
距離
對於這一段距離
我幾乎沒有感覺

我們之間
充滿了太多的談笑
充滿了太多的他人
也充滿了太多的工作與自己
這些太多~足以掩蓋掉那股曾經讓人窒息的低氣壓
或許
我終於也學會了匍匐前進
掩住口鼻、壓低姿態、一股腦往前去

終於也走到了不假掩飾的自然
我攤開我的渴望與不安
你 選擇把我丟在路旁

距離










豈止那麼遠
乾物女
為了刷國旅卡又休了一天的假
怕自己新聞說的乾物女一樣
所以起床就著裝完畢,還化好妝

隱隱作痛的牙趕上最近辦公室的整牙風,也到牙科去報到~
醫生說我除了牙齦有點發炎之外並沒有蛀牙
草草洗了牙就打發我走~
原本計畫花上一個上午卻只用了半個小時
我有點無趣的回到家~

翻了翻不知所云的卷宗又看看枯燥無味的書本
一晃眼也中午...
於是又往鳳山完成我的刷卡之旅
只買了兩樣東西湊到額滿之後準備回家
為了把戰利品塞在機車腳踏墊,
竟然在路邊..張開腿、用腿狠狠夾住傾斜的紙箱
想一想覺得有點恐怖,又停下車想辦法調整好位置
我 帶著沈重的安全帽、穿著厚重的外套站在路邊翹著大屁股..
不一會兒就流下鬥大的汗珠
終於 把所有的東西橋到一個平衡點~
我又騎上我的小黃 張開腿夾住稍稍穩定的箱子..火速趕回家
.回到家 搬回沈重的紙箱 跌坐在沙發上
又是一陣空虛~

我擺脫不了乾物女的生活了
鼎王麻辣鍋
目的:慶祝陳小呆的生日
場景:我家
參加人:我、呆、我爸、我媽

一開始,我想好了要送的禮物
但是繳完卡費以後就沒辦法了
接著,我想請陳小呆吃飯
但是我整理房間就整理到下午了
然後,陳小呆說他想睡覺了
於是全家人都陷入沈睡
起床的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
我總不能用裝傻的方式混過這一天
雖然我很想這麼做,但是太不道了
而且要是我什麼都不做,肯定收不到聖誕禮物
所以我佯裝親切的帶著咕蒂探路,
問:晚餐,想吃點什麼?
答:在家吃麻辣鍋
我一邊為這個浩大的工程覺得懶惰
一邊為了滿足壽星客氣的要求而讓步
還要一邊試探傳統爸媽的意思
然後走了一大段路先去家樂福採買材料
接著到鼎王去包鍋底----明明才四點卻客滿的人氣店

回到家把小瓦斯爐架上,把菜洗好,把材料擺開
終於~開動囉~
麻辣鍋的鍋底最美麗的就是豬血跟豆腐
接著高檔的毛豬跟花枝片、特製魚漿紛紛下鍋
高潮就在科學麵出場的時刻
所有的材料在鍋裡翻滾的場面實在誘人
我們四人在開鍋的瞬間大開殺戒
那四溢的香味連咕蒂都忍不住像貓一樣往桌上跳
搞不清楚到底吃了多少
直到鍋底漸漸乾涸~

終於 我的肚子沈重的無法起身~
好美味的一頓飯
幸福的感覺
那種幸福的感覺
只屬於現在
不能預約 也不能保留
但那種香氣散去了
只留下餘韻
可是卻只能在回憶裡
留下幸福的感覺
看中醫
為了失眠,還是去看了中醫
醫生在醫囑上寫下「肝火不足」
接著對我呼嚕呼嚕講了一堆
大抵上是「因為工作壓力大而自律神經失調」
告誡我要把七月買的藥丸拿出來啃
並丟下一句「不吃,是要買回去做紀念的嗎?」

這一趟,他的第一句話是「你藥丸拿出來了嗎?」
我下意識的反應「還在解凍」
但是沒有說出口..
交互詰問了一番之後
他拿出一個看來像是測電壓的機器
我一手握著一端,他用另一端觸診我的耳朵
當機器鬼叫的時候,表示那個穴道有問題
機器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鬼叫
卻在腸胃機能的穴道上沈默
當我提出一堆疑惑,
他回應「我等下一起回答你」
接著拿出一個寫滿穴道的假耳朵~又授課了起來
(我的OS~需要小白板吧?)
結果大概是「是個很會胡思亂想的人.缺乏運動.」


醫生告訴我的 其實都是我知道的
感覺這兩趟看醫生不像是在看病
好像是在做心裡測驗還是算命之類的~
接著領回20元實之無味棄之可惜的中藥
忽遠忽近
我 忽遠忽近
知道你感受的到
就連我都察覺

少了點什麼
不知道是什麼
是安定?還是激情?
是新鮮?還是熟悉?

我知道我的一點點改變你都察覺的到
我知道我若有似無的表現著什麼
我必須表現著什麼
我不想推翻所有的一切
我不想轉身丟下一堆錯愕與問號

我在預備還是暗示?
我在告訴你還是告訴自己?
心機
兄嫂去應酬的這一天晚上
他們的同事在msn敲我某甲
一邊問著事情 一邊有意無意打探起兄嫂的事情
順便抱怨起他們相處上的窘境
聽著聽著 我覺得有點好笑
妳怎麼會覺得我聽著進妳對我抱怨家人的事情
又怎麼會覺得我是個值得傾吐的對象

雖然一家子生活在一起必定會有困擾
但是 胳臂向內不向外的道理我還明白
想到這裡~突然覺得有點可怕
不僅是外人跟我搏感情似的打探消息
他們之間偽裝和善的面貌底下充滿了抱怨
就連我靜靜的聆聽著這些抱怨也若有所思了起來
每個人 好像都得帶著面具面對外界 甚至面對家人
每個人看起來很誠懇 卻也很有心機
newのarticle
friendsのword
カテゴリー
FC2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する
FC2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