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蔡政忠~樂評人
在今天的蘋果日報娛樂版
出現了大學同學-蔡政忠
老實說~是祥益認出來的
我一整個人對「同學」這個名詞不大有概念....
但是見到自己認識的人出現在媒體版面
還是有點興奮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悲哀
我切實感受到了 法律人有多悲哀
- - - - - - - -
追記:
是因為楊大哥告誡我:
「你不要想著要離職,
法律人很悲哀,在你考上之前,
這已經是最好的工作了」
Grey
下墜
一直一直下墜
一直一直不想睜開眼
一直一直不想呼吸

腦袋裡
轉阿轉的是過去
轉阿轉的是你
轉阿轉的是一直以來都甩不掉的東西

我不想面對 也不想聽見
閉上眼 鬆開手 放棄掙扎
是不是一切都簡單許多
生氣
今天 是我到這份工作以來
~最沮喪的一天~
突然發現自己是那麼不被需要的人
也發現自己其實對自己的角色相當的無力

一心想要脫離現在的老闆的我
卻覺得自己被搓湯圓的留下
本懷抱著就要有比現在好一點的生活的理想
卻被丟下一句:你擺脫不了他

我打了一通電話回家 然後請假回家
我一路回到家,把身上的包包甩向牆壁
然後用和著水的卸妝乳
攪和著不知道是淚水還是髒水
然後用很大的毛巾裹住自己的臉
難過的哭了一場
詛咒這整個社會 詛咒我該死的老闆

去你的~黃宣撫
減重-是一輩子的事業
今天早上想著要穿著緊一點的褲子
免得晚上的烤肉宴吃太飽
從平常覺得最小件的開始試
發現扣子扣不起來只好換一件
又換了一件次級緊的牛仔褲
發現肚子勒的有點痛
又換了一件~

我心頭一驚的訝異自己什麼時候加了這麼大的泳圈
只好站上佈滿灰塵的體重計
這兩公斤..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台中行
書儀剛好要去台中
書儀也剛好要找我
所以就去台中了~
SOGO.jpg

被馬太招待去吃了大餐--國秘密旅行
食物很好吃、裝潢也很夢幻、服務生都穿著戲服~
20070918222745.jpg

晚上~殺到逢甲夜市去敗家
20070918223002.jpg

好久沒有跟大家一起玩
又聚在一起的感覺真好
雖然欠了很多角但是玩得也很HIGH
感恩馬太讓我吃讓我睡
還提供當肯讓我玩
多話
因為喉嚨沙啞的毛病遲遲未癒
晚上就和陳小呆一起去看醫生
陳小呆先上陣
醫生說:
你的喉嚨紅腫、有痰、鼻音重......
平常沒事少講話、離生病的人遠一點、..
我上場就先發制人的說:我感冒好了以後,喉嚨還是沙啞
醫生馬上搶回主導權的回答:
你的症狀跟他一模一樣
少講話、離生病的人遠一點...

於是我跟陳小呆必須互斥
然後我必須嗑下比他還多的藥

到底是誰叫我開嗓的....
「他不愛我」的戲碼
書儀說我喜歡上演他不愛我的戲碼
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不喜歡自以為多情的自己
不喜歡不切實際的自己
總是在自己沒有防備的時候夢見老男人
他坐在那裡
比我印象中老了些
他故意把我喚到他的面前
用一種驚訝的表情回應我的改變
他輕輕碰到我的腰間
我看好戲似的沒有反抗

為什麼總是沒有一個delete
可以刪除他存在我腦裡的記憶
外星人
男人跟女人可能來自於不同的星球

我發現我遇過的男人分成兩種
一種是什麼事情都沒辦法正經的談
一種是什麼事情都要正經的談
我常常在試著溝通幾次之後
發現對方是外星人而決定返航
然後等待他學會我們星球的話

但是你什麼時候你們才學的會我們星球的話
外公
高齡八十多的外公
被診斷出肺部有腫瘤
不清楚自己有什麼感覺
多了一些感傷卻少了一些驚訝
或許是因為年紀大了也或許是因為他的老菸槍

外公有一個深愛的外婆
但是外婆很早很早就離開了
每每在聚會時酒酣耳熱之際
他總是傷心的講著這一段往事
為了這個 除了對長輩的疼惜
我對他又多了一份難以言喻的情感
尚不明朗他的病情有多嚴重
卻由衷希望多給他幾個快樂的年頭
讓他好好享受晚年
如果長壽是個奢求
那請賜他不為病痛所苦的餘生
主僕
自從接了黃老大的工作
除了我休假或是他休假之外
沒有一天 他的聲音不在我耳邊迴響
就像是藏在耳朵裡的蟑螂一樣

向來不是唯唯諾諾的我
也因為主僕關係而必須在自我與工作間
隱藏一點自己的倔強
然而 男人不管在什麼場合
都很懂得得寸進尺
於是原本讓我在沙發上等上一會兒
變成讓我坐在他的位子上替他工作
接著 在office變成他的個人工作室之後
又打算讓我在他的座位上工作兩個禮拜

工作不是難事、
但是對他的噓寒問暖腳
我就難免得提防些什麼
何況我們之間的距離除了主僕之外
還有我向來對上司的直言不遜
於是 在昨天的最後一通電話裡
我說:老闆,我今天沒有時間作你的工作
你知道,我還有其他的工作要作。

除了戒了他的壞習慣外
也是因為媽媽告誡我的:小心別人亂講話
逃避
在星巴克的角落裡遇見奕林
拿著NB、一大杯coffee、一張24H的網卡
我問貪睡的她怎麼在九點出現
她說:因為勝嘉的爸媽來,我逃出來~
我看著以考試為由被困在家裡,
又因考試為由而逃出家裡的她
又想想自己

我們都不愛跟長輩打交道
也不愛跟考試的話題打交道
偏偏,在家長的熱切關懷之下,
又因為世俗的眼光之下
我們都成為一群對考試以食之無味卻又棄之可惜的俗人

我跟慶幸自己一直沒有離職的勇氣
或者應該悲哀我們脫不了沈重的包袱?
newのarticle
friendsのword
カテゴリー
FC2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する
FC2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