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悲傷
我發現我並沒有融入家裡的歡欣氣氛裡
總覺得相較於兄嫂的逐夢踏實
我卻一直在原地
我的腳底下 只有虛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歡愉
這間辦公室沈浸在一片歡愉聲中
因為同事剛剛公證結束
我執著相機拍著這一張張相片的時候
突然覺得
自己比較適合扮演執著相機的角色
生子
一直對小孩很恐懼的我
直到小姪女生下來之後
看到很漂亮的小臉
就開始有了生小孩的念頭
不過
僅止於生 不及於婚
壓力
最近工作很多
大概也晉升了民庭一姐的行列
就連向來很客氣的法官
也突然猛丟起工作來
一方面我安慰著自己這至少是種肯定
一方面我很累 真的
在辦公室裡我盡量保持愉快的情緒
至少 這樣我才能堅強的面對自己的工作
但是 只要一回到家
整個人
嚴重的像個洩氣的氣球

期待著 往台北去的那幾天
讓我留點壓力在那遙遠的地方吧~
錯過
姪女出生的第一天
離開辦公室後直奔醫院
趕到醫院以後
已經錯過了看小孩的時間....

16:00
在醫院待了一個多小時
病床上那個產婦還昏昏沈沈的
看來睡的比小孩還好..
這也讓人放心了一些

18:30
我緊張的準備著一件件穿不下的衣服
後來還是硬穿著有點擠肉的裙子出門
19:00
慶幸沒有遲到的出現在喜宴的飯店樓下
19:50
還在找車位
從飯店地下室、文化中心、民權停車場、四維停車場全都客滿
後來 我們只好請人代拿紅包上樓
自己回家吃蛋炒飯配恐怖片....
老語錄
我的老板很喜歡放冷箭
這是跟他共事半個多月來的心得

事例一:
有一天我想問他問題,但是他要開庭了
所以得等他開完庭,應該是下午了
我正要飄走時,他回過頭來:「那早上該不會沒事做??」
(老大 謝謝關心....)

事例二:
我因為討論被拖到12點半
有人插話
法官講:「你的意思是我必須去吃飯了?」
(法官,我肚子也餓了)

事例三:
我去請假
法官說:「失去你,我們會很想念你..」
(不如用緬懷好了)


質量
一個從畢業後就沒見過的網友

因為準備要上台北的事情
所以 也許跟與他照面
在我南征北討的那段時間裡
他總也很殷勤的用電話噓寒問暖
也開了很多支票給我
不過 我始終沒有產生火花..
那些支票 也被時間的洪流淹沒

兩年前 他意外的撥通的我的電話
並且互留msn
我們又延續著網友的身分
他噓寒問暖的方式依舊
卻也難免讓人覺得:
「其實他就是這樣的人
並不是我在他心裡的質量特別重」

人是怎麼秤自己在別人心裡的質量的?
是不是大家都會介意自己在別人心裡的質量?
其實我也不是個介意這些的人
這只是 在一些反差與比較過後
得到的結論罷了
應酬
不是很喜歡參加別人的應酬
所以 我還是給推掉了..
靜靜的坐在那裡吃東西
用食物填滿所有的空白
大概就是我去參加對方應酬的寫照
我知道這樣很不好
只是 還是希望對自己好一點

畢竟 我也不喜歡對方參加我的應酬
不希望有個只會吃東西的機器坐在旁邊

昨天 看見電視上的談話性節目
一堆超過三十歲不婚的人
被稱為敗犬 但是她們活的很快樂
我不是很確定
她們的快樂與滿足是發自內心
還是因為自己沒有結婚,所以只好堅強著快樂
但是 我認為自己很可能成為這樣的人
因為 婚姻的枷鎖與束縛、期待的割人與煩擾
在我的想像裡總是這麼沈重而不快
今天的新聞
590.jpg


宜蘭縣礁溪警分局最近來了兩位「嬌客」
是出生才兩個多月的約克夏犬,
日前當地發生銀樓搶案,嫌犯變賣得手的金飾後買了這兩隻幼犬,
因此小狗被視為「贓物」,暫時住進偵查隊吃「公家飯」,
今天檢察官將開庭詢問被害人,這兩隻小狗也要出庭,
依法,小狗被視為沒收的扣押物,
如不便保管,只好當扣押物拍賣,得款用來補償被害人


不知道法拍狗便不便宜
只是覺得 委屈他們了

不明物體
在路上看見的不明物體~
untitled.jpg


近點看
untitled2.jpg

被發現了
untitled4.jpg

笑了....
untitled5.jpg

我的新年新希望
就在剛剛
被人家講了:最近看起來蒼老了不少
旁邊立刻有人答腔的講:變胖了!

我靜靜的走回自己的座位
心裡被利刃劃了一刀~..
我何嘗不知道..
只是 我也逃離了我的磅秤好一陣子
一直想假裝一切都跟之前一樣
想不到還是被戳破了

這竟然變成我現在最急迫需要達成的希望
赤字
好幾個月以來
陷入了這種不良的循環

總在這個月底計算著下個月的開銷
然後 縮衣節食了起來
就在下個月底計算著再下個月的開銷
然後 又貧困了起來

用數字疊起的算式裡
尾數通常不超過5000元

什麼時候我才登的上「富婆」的寶座
恐怖
昨天回到家門前,
看見一個關東煮的空碗倒在我家鐵門前的角落

住在這裡的將近20個年頭裡都不曾發生過這樣的事
卻在這近一個月內發生了兩次
我下意識的又把這個碗提到一樓去
然後
自己嚇自己的懷疑這是歹徒作記號的方式
要是到夜裡都沒有人拿走這個碗
就表示這家沒人在.....
於是 我收拾起自己的細軟
把撲滿裡的錢挖出來隨身攜帶
衣櫃裡值錢的飾品也帶來上班
然後 我像是飄洋過海上班一樣
帶著一身沈重的行李

比較
真的年近30以後,就開始有很多比較
朋友間拿著自己的工作收入、男友、積蓄、身材比較了起來
媽媽也會開始比較兄弟姊妹間的成就

所以 我不大喜歡參加太多聚會
總覺得 自己的一句話 可能被比較了起來
總覺得 別人的一句話 就讓自己自卑了起來

只是這年頭 我們依舊逃不了這樣的宿命
總有耳語在旁邊流竄著:
誰誰誰的小孩很有成就
誰誰誰的父母真好命
誰誰誰很會賺錢
誰誰誰很有志氣~

這些話聽來這麼刺耳
究竟是因為厭倦比較
還是因為其實很自卑?
寒冬
是錯覺還是今天真的冷
按照慣例的坐在皮包鐵的機車上
冷風從厚厚的長外套所有縫隙竄進身體
路邊枯萎的落葉被風捲的半天高的求救
路上一顆顆裹好的粽子
駕著車在路上奔馳~我也是其中一顆
什麼時候才打算回暖?
我的指頭漸漸凍僵
指甲漸漸發紫
嘴唇中風似的抖
雙足麻痺似的不聽使喚著..
子夜
在子夜醒來
在一杯冰水、兩隻蚊子之後徹底清醒
我知道自己的睡眠不沈
因為這兩天龐大的壓力

於是 我抱著卷認真的看著
這一看 就到了凌晨四時
四點的天依舊是的
但卻有許多人聲
不常在這時清醒的我抱著詭異的心情
又躲回棉被裡
然後 迎接我的
是另一天龐大的壓力
地獄
這個年
我從天堂掉到地獄
調到民事庭一天半
見了法官6次
交了工作3次
電話5通
睡覺時間--極少~

媽媽告訴我:自己看著辦的時候,感覺超好的
night at the museum
nightatthemuseumbig.jpg


很好笑的一部片..
很讓人忍不住發笑
即使在寒冷幽暗的電影院裡
大家手中的爆米花
我手中的熱摩卡
都因為一幕幕高潮
而顫動著
newのarticle
friendsのword
カテゴリー
FC2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する
FC2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